10讯网欢迎您!
万喆:庞青年和贾跃亭,营商环境的关键问题在哪里?
2019-11-21 14:41      阅读:()  
0
  

日前,杭州青年汽车公司被法院裁决正式破产。

  “大名鼎鼎”的“青年汽车”破产了?引起了市场的热烈讨论。

  此“青年”非彼“青年”,危机是一样的

  首先要澄清一下,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并不是庞青年个人破产,也不是他的青年汽车集团破产了。然而,此“青年”非彼“青年”,危机是一样的。

  所谓此“青年”非彼“青年”,很明显,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注册资本32588万人民币;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其共同特征是,法人都为庞青年,而且危机也是同样的。

  事实上,就在几个月前,另一个青年集团中的公司——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亦已被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破产。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7日,注册资本26000万人民币,法人代表也是庞青年。

  与此同时,庞青年的青年汽车集团也可谓一直深陷“破产”困扰。在2016年到目前仅仅3年时间,已经至少被5次申诉破产。就在今年早些时候,金华中院(2019)浙07破申15号民事裁决书显示,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青年汽车进行破产清算。而金华中院已驳回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的申请。其他几次的破产申诉人则分别包括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和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其中不乏国有背景的一些单位。

  此外,庞青年本人、其青年汽车集团、及其作为法人的许多相关“青年”汽车公司,都“官司缠身”。目前公开可查证的,青年汽车集团涉及百余项目诉讼,集团和庞青年都超过20次被列为老赖。

  尽管如此,金华中院认为青年汽车部分核心资源仍具备营运价值,存在清偿债务的可能,而且在裁定时特别提到,青年汽车所涉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是国家扶持产业,其有一些先进技术。

  而所谓“先进技术”正是青年汽车集团“声名鹊起”“技惊四座”的原因。

  惩戒有备书,失信无代价?

  青年汽车集团在大众媒体这里“挂上号”,缘于今年5月,《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意味着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文章发出后,引发了社会的广泛争议,绝大部分声音认为这是一个“骗局”。不仅多位行业专家表示,所谓“加水就能跑”根本不可能,而且,庞青年所称的技术合作伙伴——该项技术的相关研究团队负责人、湖北工业大学教授董仕节也现身回应称,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属于误解。且目前还有一些关键技术没有解决。

  随后,南阳市“点赞”官员及政府机构避之唯恐不及,连连作出解释,称这个项目并未在当地工信局认证验收,也未在工信部审核认证,南阳没有给钱,书记没有点赞,整个大乌龙全是记者的错。

  “南阳事件”仍余音绕梁,10月份,工信部官网发布《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公示》,显示青年汽车获得了1.18亿元的补贴,又引起了市场的讨论。

  不过,各方表示,青年汽车这次获得工信部核定补助资金的车型,均为纯电动城市客车,与“水氢汽车”无关。

  貌似很有道理。是不是真有道理?

  不说“水氢汽车”是否有欺骗嫌疑,作为多次被列为老赖的个人和公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显示,“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供相关单位依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

  也就是说,无论是公司或法人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在政府采购、政府扶持、资质认定等方面都是要受到相应惩戒的。尽管没有更细的细则,但任其得到丰厚的地方支持和中央补贴,是否有违相关法规精神?

  和乐视一样的套路

  青年汽车所引发的问题,总是从微末处起,震惊寰宇,然后通过“个别事件”的标签,便如轻掸灰尘一样挥挥衣袖而去,直到其卷土重来,再次被用同样的话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片叶不沾身”脱壳而去。尽管整体来看,斑斑劣迹早已难于掩盖。这和乐视的套路有何不同?

  事实上,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这样两个。

  一方面,地方政府的科学决策、科学执行是否到位,怎么保证?以南阳政府为例,“水氢汽车”充满神秘臆断色彩,政府是如何采信的?对于政府究竟投资多少,双方说法不尽相同,前后说法也有不少矛盾,这些问题是不是都应该由始至终有严谨的论证、公示、监督机制?许多专家表示,这种“项目”,但凡找过一个行业专家咨询把关,就绝不可能闹出这种笑话。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有些地方在招商引资、补贴扶持产业的时候,完全是随意拍脑袋、听任拍胸脯,既不重视科学的调研、也缺乏科学的程序,被骗拍屁股或只是迟早的事。

  另一方面,部委产业政策支持中,骗补现象比比皆是,如何能够提高补贴效率?这些年,国家加大了对一些产业的扶持力度,进行了价值不菲的补贴,但随之而来的,是形形色色风起云涌的“骗补”套路。农业、工业、消费等补贴均有此现象,而新能源汽车的骗补尤为严重。但以青年汽车为例,其不但背负了多个“老赖”名号,而且工业和信息化部2017年1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财政部关于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专项检查的处理决定》(财监〔2016〕27号)确认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但工信部只是暂停公司申报资质、责成为期2个月整改。有信用机制、信用惩戒机制而不顾,同时是“骗补”猖獗。对诚信机制的忽略,相关发放补贴的部委机构自己要不要负责?

  乐视有,我也有

  讨论一个青年汽车意义也许并不大,但讨论青年汽车们,意义可能是很大的。

  当下时刻,造车者前赴后继,造新能源汽车者热情一浪高过一浪,从乐视到青年,各路资本蜂拥而入,恕我不能一一列举。你懂的。

  但套路,或者并没有太大差别。

  正如现下正讨论的青年汽车,正因其背景、规模、公关能力相对不那么强,其事实轮廓更容易描画。

  和乐视一样,青年汽车也在浓墨重彩其“技术先进”。在其官网首页上描述了多种“先进”。然而,据行业专家审查,多有浮夸、不实之词。也和乐视一样,“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还和乐视一样,当金华中院和南阳政府都对青年汽车的“国家扶持”“先进技术”有所认同时,不难想象,这样的地方不会是一家两家、一处两处。于是乎,热情的地方迎了上来,送钱送地送政策。2009年,庞青年曾公开表示,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总投资计划444亿元。尽管与地方合作基本上都以烂尾收尾,但所获不菲。如宁夏石嘴子、内蒙鄂尔多斯等都在合作时“配送”了相应的资金、土地和煤矿。而青年汽车仅转手宁夏几个煤矿就套现高达10亿元,在与当地国资合资的公司“划走”款项也是几个亿。2014年年初,石嘴山汽车项目正式宣告流产,庞青年全面撤退。与鄂尔多斯合作失败后,鄂尔多斯方面甚至是以诈骗罪报案并获得立案。庞青年的对策是四处写信控告警方插手经济案件。

  更和乐视一样,有了这样多的“病史”之后,青年集团仍然能够朝气蓬勃地换一个地方、甚至不换一个地方只是整改两下就又以崭新的健康面目出现,有领导来点赞,有高新区愿投资,有机构送补贴,遇到有人质疑其“诈骗”,还能够大言不惭地说,高新技术的事儿,“高新”能不能成功谁知道,“高新”而已,怎么能叫“骗”呢?

  构建良好营商环境,不是鼓励“劣币驱除良币”

  新能源车行业一直是个鱼龙混杂的行业。

  这是个朝阳行业,关乎人类环境和未来的行业,国家重点扶持的行业。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15-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资金初审结果,整个新能源汽车补贴期,国家补贴和地方补贴总额超过3000亿元。

  其中不乏骗补,不管是毫无生产能力的骗补。还是有一定生产能力的骗补,抑或是有理想的骗补,以及全无情操的骗补,说到底,他们都是看中了“国家扶持”这块大肥肉,以“践行战略”为名,行“政策套利”之实。

  这段时间,各种PPT造车风起云涌,几个没有出处的头衔,几个没有来源的技术,几个没有实质的模型,几个没有逻辑的概念,就能够吸引很多人、很多钱、很多资源。

  但在这个大市场里,最应该引起警惕的,就是地方政府。

  因为资金是聪明的,能够涌进来,也会逃出去,有时候它们甚至不是在被骗而是在刻意地骗来骗去。它们都在“收割韭菜”。“韭菜”当然是老百姓,包括一些极不正规的和一些竟也有正规资质的投融资机构对散户们的“忽悠”,也包括这些“造车新势力”和相关的“资本新势力”在地方上的圈地、圈钱。

  成立于2004年的乐视,作为互联网产业,没有相应的抵押物进行融资,通过所谓构建产业基地、生态城等,在全国超过10个城市拿下了超25000亩土地。正如孙宏斌曾经表示艳羡的,融创在莫干山只拿到了1000亩土地,乐视拿到了10000亩。融创要加入乐视在莫干山的汽车基地项目,共同开发汽车生态小镇。

  也正如庞青年公开表示:“无论4亿吨煤还是3000亩地,都是石嘴山政府为了表示诚意主动给予配置的,不是青年汽车集团伸手要的。”

  如今,新能源汽车的造车大业似乎丝毫没有降温而是愈演愈烈,格力、恒大等纷纷跨界造车,在各个地方政府所受待遇如何?所配置投资、地产等如何?

  中央在反复强调构建健康良好的营商环境时,补贴在退坡。

  地方上呢?“欢迎”高新技术企业是否就是构建良好营商环境?如果地方政府还是在盲目“欢迎”,不经过科学论证、科学程序和科学监督,只凭着一个概念、一种信念就帮助相应企业造城、造物、造奇迹,那恐怕也只能一起造假,最后落个造孽的烂摊子,让老百姓承担。

  怎么样“欢迎”企业才是构建良好营商环境?过度行政主导的选择企业,可能正是良好营商环境的大敌。既不让专家说话,也不让市场主导,给了那些语言更有迷惑性的骗子企业绝好机会,当资源统统偏向它们,则出现了“劣币驱除良币”现象,真正有理想、有技术、想实干的企业无法获得资源,难以为继。而且,这种“逆向淘汰”也终将让市场意识到,何必苦干,不如套利,因此产生越来越多的套利者,就像是新能源汽车行业越来越多的不知所云的“爱好者”和参与者。

  后记

  庞青年从做实业起家,逐渐发现了套利的秘密,并且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欢、越走越远。

  庞青年不过是庞青年,市场终要给他的行为一个应有的结果。

  但是,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谁配合了他?谁支持了他?谁给了他撒谎的勇气?谁给了他忽悠的资本?谁让他做错了事却不受惩戒?谁帮助他逃脱市场的规律而凭空套利?

  世上没有凭空,他一定还是凭借了什么。就像是乐视,就像是许许多多根本没有能力、没有意愿、没有兴趣造车的热衷于造车的企业。

  而这种凭借,是不是在根本上破坏了市场,腐蚀了大众的利益?

  当庞青年和贾跃亭们能够自食其言而依然身轻如燕,所谓营商环境的关键问题究竟在哪里?这是我们要问的问题。

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10xunw.com/Tech/shumachanpin/49383.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谢谢合作!
标签
   
深圳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定做|工控机箱订制|深圳服务机箱|工业机箱|1U工控机箱|1.5U工控机箱|2U工控机箱|3U工控机箱|4U工控机箱|6U工控机箱|7U工控机箱| 服务器机箱|服务器机箱定做|服务器机箱制作|1U服务器机箱|2U服务器机箱|3U服务器机箱|4U服务器机箱ITX机箱|NAS机箱|带屏机箱|挖矿机箱|壁挂式机箱|多硬盘机箱|带屏热插拔机箱|热插拔机箱|OEM机箱|网络机箱|dvr监控机箱|1U机箱|2U机箱|3U机箱|4U机箱 深圳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定做|工控机箱订制|深圳服务机箱|工业机箱|1U工控机箱|1.5U工控机箱|2U工控机箱|3U工控机箱|4U工控机箱|6U工控机箱|7U工控机箱| 服务器机箱|服务器机箱定做|服务器机箱制作|1U服务器机箱|2U服务器机箱|3U服务器机箱|4U服务器机箱ITX机箱|NAS机箱|带屏机箱|挖矿机箱|壁挂式机箱|多硬盘机箱|带屏热插拔机箱|热插拔机箱|OEM机箱|网络机箱|dvr监控机箱|1U机箱|2U机箱|3U机箱|4U机箱 深圳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定做|工控机箱订制|深圳服务机箱|工业机箱|1U工控机箱|1.5U工控机箱|2U工控机箱|3U工控机箱|4U工控机箱|6U工控机箱|7U工控机箱| 服务器机箱|服务器机箱定做|服务器机箱制作|1U服务器机箱|2U服务器机箱|3U服务器机箱|4U服务器机箱ITX机箱|NAS机箱|带屏机箱|挖矿机箱|壁挂式机箱|多硬盘机箱|带屏热插拔机箱|热插拔机箱|OEM机箱|网络机箱|dvr监控机箱|1U机箱|2U机箱|3U机箱|4U机箱 深圳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定做|工控机箱订制|深圳服务机箱|工业机箱|1U工控机箱|1.5U工控机箱|2U工控机箱|3U工控机箱|4U工控机箱|6U工控机箱|7U工控机箱| 服务器机箱|服务器机箱定做|服务器机箱制作|1U服务器机箱|2U服务器机箱|3U服务器机箱|4U服务器机箱ITX机箱|NAS机箱|带屏机箱|挖矿机箱|壁挂式机箱|多硬盘机箱|带屏热插拔机箱|热插拔机箱|OEM机箱|网络机箱|dvr监控机箱|1U机箱|2U机箱|3U机箱|4U机箱 深圳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工控机箱定做|工控机箱订制|深圳服务机箱|工业机箱|1U工控机箱|1.5U工控机箱|2U工控机箱|3U工控机箱|4U工控机箱|6U工控机箱|7U工控机箱| 服务器机箱|服务器机箱定做|服务器机箱制作|1U服务器机箱|2U服务器机箱|3U服务器机箱|4U服务器机箱ITX机箱|NAS机箱|带屏机箱|挖矿机箱|壁挂式机箱|多硬盘机箱|带屏热插拔机箱|热插拔机箱|OEM机箱|网络机箱|dvr监控机箱|1U机箱|2U机箱|3U机箱|4U机箱